新技术对劳动就业影响几何?全国政协调研组来苏调研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山东理工大学教务处_山东师范大学教务处_山东师范大学教务处青岛
阅读模式

东方网 >> 中国频道 >> 滚动新闻 >>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 新技术对劳动就业影响几何?全国政协调研组来苏调研

2019-10-17 08:03:05

来源: 中国江苏网 作者: 顾 敏

    中国江苏网讯 14日至16日,全国政协调研组来到处于国内人工智能产业发展“第一方阵”的江苏,围绕“人工智能对劳动就业影响”开展调研。记者从调研座谈会上获悉,目前人工智能对我省劳动就业尚未产生明显冲击,在替代一些旧岗位的同时催生大量新岗位,对此应予以关注、及时进行研究。

    制造业服务业岗位更易被“抢”

    省教育厅曾就人工智能对大学生就业的影响做过调研,结果显示,目前人工智能大量替代的是程式化和重复性较高的一线事务性、生产性岗位。相比较而言,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一线岗位、不与人沟通或少与人沟通的岗位更容易被替代,低学历者所从事岗位更容易被替代。

    这一点在以汽车制造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发展中表现尤为突出。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由于公司对生产线进行持续的技术升级改造,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技术已应用于各生产场景,人机工程效率以每年不低于5%的速率递增,极大减轻了一线生产员工的工作压力,相关岗位员工人数逐年减少。公司已连续5年停招中、高职毕业生,今年面向2020届高校毕业生提供约30个岗位,以技术类和管理类为主,要求本科以上学历。

    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对131户制造业企业开展“机器换人”专项调查,发现2014年以来,因使用机器人技术而新增岗位的企业有47家,占比达35.88%;因使用机器人产生减员的企业有39家,占比达29.77%。调查认为,随着自助银行、无人超市等新场景的出现,在广泛应用人工智能的银行、零售等行业,就业的结构性矛盾可能在短期内有所加剧。比如,今年底前,我省高速公路将全面取消收费站、推行ETC,原有5000多名收费员面临转岗。

    省科技厅副厅长夏冰认为,“机器换人”带来的结构性失业短期内将客观存在,这种影响并不局限于制造业,还将延伸到服务业相关领域。比如,无人驾驶技术带来安全性提升,将导致驾驶行业逐步消亡和传统车险业务员的失业;互联网理财和“机器顾问”出现,将导致传统“面对面”金融理财咨询业的萎缩和消亡,让理财顾问面临失业,等等。

    替代同时也在创造新岗位

    “机器换人”,并不是简单地替代。在省委教育工委副书记苏春海看来,每一次技术革命都给就业带来影响,人工智能正在渐进影响岗位供给的结构调整。它在替代旧岗位的同时,也促进研发人工智能和深度对人服务岗位需求的增加。

    以中国农业银行江苏省分行为例,由于“智能银行”和网上支付系统广泛应用,大量柜员逐步转岗为市场营销人员,全省1500多个网点原有1万多名柜员,现在降到6000人,但与此同时,客户经理岗位和金融科技岗位需求大量增加。该行面向2020届高校毕业生提供1200个本科以上学历的岗位需求,其中客户经理(市场营销)和金融科技岗位占比较大,将面向计算机科学与技术、数学、统计学等专业有专长的高校,吸纳从事各类业务系统软件开发、数据分析、运营维护、安全管理等工作的应届毕业生。

    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胡学同提出,随着工业生产线自动化、智能化水平的持续提高,新的工作岗位更多属于智能及自动化技术人才。省人社厅对131家制造企业的用人需求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——54户企业最需要机器人操作员,70户企业最需要机器人维护保养员,21户企业最需要机器人研发员。84%的企业招聘时会优先录用能熟练操作维护机器人的劳动者。我省高速公路待分流收费员中,相当一部分将通过再培训、再学习,转岗从事ETC设备维护保养等。

    新岗位开发快于旧岗位流失

    省人社厅厅长戴元湖说,总体看来,人工智能尚未对江苏就业产生系统性、根本性冲击,新岗位开发速度明显快于旧岗位流失速度,全省就业形势呈现总体平稳、稳中有进、进中趋好态势,城乡劳动者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。据统计,基于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的新业态发展迅速,对我省城镇新增就业贡献率达10%左右。

    人工智能对就业的深度影响虽未显现,但我省未雨绸缪,把人工智能作为技术教育和技能培训新兴领域,在全省近40所技工院校和12个国家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设立机器人相关专业,开设100多个机器人专业冠名班和订单班,年培养毕业生约1500人;将工业机器人项目纳入江苏省“技能状元”大赛,举办机器人相关专业赛事28项,积极打造人工智能人才培养高地。

    岗位需求变化,带来对从业者专业、能力以及其它素养要求的变化,直接相关的职业教育培训也需及时调整。苏春海说,职业教育一直重视学生专项技能的培养和实训,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机器已变成人的“肢体延伸”,像冲、磨、刨等工作不再需要人的参与,员工更多从事智能设备的操控和检修。大型国有企业南京中电熊猫信息产业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企业正积极开展以工业机器人和智能控制为代表的技术改造,改装过的生产线对从事一线生产职业院校毕业生的要求将大幅提升,更看重其智能生产设备操作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。

    “只有充分发挥人工智能等技术带来的新兴产业兴起、高端岗位增加等积极因素,从引导劳动力向新产业分流、推动劳动力技能提升两方面着力,才能切实化解人工智能对劳动者就业带来的冲击。”夏冰说。

    记者 顾 敏

分享到东方微博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推荐阅读

版权声明 | 网站简介 | 网站律师 | 网站导航 | 频道招商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Site Map

东方网(eastday.com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2019年10月17日 08:03 来源:中国江苏网

    中国江苏网讯 14日至16日,全国政协调研组来到处于国内人工智能产业发展“第一方阵”的江苏,围绕“人工智能对劳动就业影响”开展调研。记者从调研座谈会上获悉,目前人工智能对我省劳动就业尚未产生明显冲击,在替代一些旧岗位的同时催生大量新岗位,对此应予以关注、及时进行研究。

    制造业服务业岗位更易被“抢”

    省教育厅曾就人工智能对大学生就业的影响做过调研,结果显示,目前人工智能大量替代的是程式化和重复性较高的一线事务性、生产性岗位。相比较而言,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一线岗位、不与人沟通或少与人沟通的岗位更容易被替代,低学历者所从事岗位更容易被替代。

    这一点在以汽车制造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发展中表现尤为突出。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由于公司对生产线进行持续的技术升级改造,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技术已应用于各生产场景,人机工程效率以每年不低于5%的速率递增,极大减轻了一线生产员工的工作压力,相关岗位员工人数逐年减少。公司已连续5年停招中、高职毕业生,今年面向2020届高校毕业生提供约30个岗位,以技术类和管理类为主,要求本科以上学历。

    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对131户制造业企业开展“机器换人”专项调查,发现2014年以来,因使用机器人技术而新增岗位的企业有47家,占比达35.88%;因使用机器人产生减员的企业有39家,占比达29.77%。调查认为,随着自助银行、无人超市等新场景的出现,在广泛应用人工智能的银行、零售等行业,就业的结构性矛盾可能在短期内有所加剧。比如,今年底前,我省高速公路将全面取消收费站、推行ETC,原有5000多名收费员面临转岗。

    省科技厅副厅长夏冰认为,“机器换人”带来的结构性失业短期内将客观存在,这种影响并不局限于制造业,还将延伸到服务业相关领域。比如,无人驾驶技术带来安全性提升,将导致驾驶行业逐步消亡和传统车险业务员的失业;互联网理财和“机器顾问”出现,将导致传统“面对面”金融理财咨询业的萎缩和消亡,让理财顾问面临失业,等等。

    替代同时也在创造新岗位

    “机器换人”,并不是简单地替代。在省委教育工委副书记苏春海看来,每一次技术革命都给就业带来影响,人工智能正在渐进影响岗位供给的结构调整。它在替代旧岗位的同时,也促进研发人工智能和深度对人服务岗位需求的增加。

    以中国农业银行江苏省分行为例,由于“智能银行”和网上支付系统广泛应用,大量柜员逐步转岗为市场营销人员,全省1500多个网点原有1万多名柜员,现在降到6000人,但与此同时,客户经理岗位和金融科技岗位需求大量增加。该行面向2020届高校毕业生提供1200个本科以上学历的岗位需求,其中客户经理(市场营销)和金融科技岗位占比较大,将面向计算机科学与技术、数学、统计学等专业有专长的高校,吸纳从事各类业务系统软件开发、数据分析、运营维护、安全管理等工作的应届毕业生。

    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胡学同提出,随着工业生产线自动化、智能化水平的持续提高,新的工作岗位更多属于智能及自动化技术人才。省人社厅对131家制造企业的用人需求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——54户企业最需要机器人操作员,70户企业最需要机器人维护保养员,21户企业最需要机器人研发员。84%的企业招聘时会优先录用能熟练操作维护机器人的劳动者。我省高速公路待分流收费员中,相当一部分将通过再培训、再学习,转岗从事ETC设备维护保养等。

    新岗位开发快于旧岗位流失

    省人社厅厅长戴元湖说,总体看来,人工智能尚未对江苏就业产生系统性、根本性冲击,新岗位开发速度明显快于旧岗位流失速度,全省就业形势呈现总体平稳、稳中有进、进中趋好态势,城乡劳动者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。据统计,基于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的新业态发展迅速,对我省城镇新增就业贡献率达10%左右。

    人工智能对就业的深度影响虽未显现,但我省未雨绸缪,把人工智能作为技术教育和技能培训新兴领域,在全省近40所技工院校和12个国家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设立机器人相关专业,开设100多个机器人专业冠名班和订单班,年培养毕业生约1500人;将工业机器人项目纳入江苏省“技能状元”大赛,举办机器人相关专业赛事28项,积极打造人工智能人才培养高地。

    岗位需求变化,带来对从业者专业、能力以及其它素养要求的变化,直接相关的职业教育培训也需及时调整。苏春海说,职业教育一直重视学生专项技能的培养和实训,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机器已变成人的“肢体延伸”,像冲、磨、刨等工作不再需要人的参与,员工更多从事智能设备的操控和检修。大型国有企业南京中电熊猫信息产业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企业正积极开展以工业机器人和智能控制为代表的技术改造,改装过的生产线对从事一线生产职业院校毕业生的要求将大幅提升,更看重其智能生产设备操作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。

    “只有充分发挥人工智能等技术带来的新兴产业兴起、高端岗位增加等积极因素,从引导劳动力向新产业分流、推动劳动力技能提升两方面着力,才能切实化解人工智能对劳动者就业带来的冲击。”夏冰说。

    记者 顾 敏

猜你喜欢